注册 登陆
搜索答案
我要提问

全影婚俗网 > 知识库 > 如何看待台湾通过同性婚姻有关规定,成为亚洲第一个同性婚姻合法的地区?

如何看待台湾通过同性婚姻有关规定,成为亚洲第一个同性婚姻合法的地区?

发布者:全影网友  |  2018年10月24日阅读(26)

最新报道:2017年5月24日,台湾成为亚洲第一个同性婚姻合法的地区。以下是2016年的内容:2016年12月26日,立法院初步审议通过同性婚姻合法化有关规定。将所谓《民法》972条原先的“婚约,应由男女当事人自行订定”条文保留,新增“同性婚约,由双方当事人自行订定”条文。目前同性婚姻在世界各地的状态:

评论(15)

发表评论
  • 全影网友  2018-11-07

    更新:
    恭喜台湾通过同性婚姻!
    ————
    我是题主。
    我是来告诉个别人,你想反同没人拦你,但做人不能那么无耻。
    问题标签改成“心理疾病”是什么意思你自己心里清楚。
    更何况你已经不是第一次动这个标签了,上次我没搭理你,自行修改了回来,没想到你还得寸进尺了。


  • 全影网友  2018-11-06

    不太懂同性婚姻合法让异性恋什么权利受到损失了,居然有人说什么“假如全都是同性恋这个地球都要完了”不太懂这个假设是怎么来的,同性婚姻合法异性恋就变成同性恋了???我看同性婚姻不合法的时候同性恋也没变成异性恋啊。同性婚姻合法并没有剥夺异性恋本来有的权利啊。而不合法时,同性恋人被剥夺的不仅仅是婚姻的权利,而是整个人生应该得到的保障。社会应该让每种爱情都得到应有的尊重,让所有人都能平等地享有基本人权。
    --------------------分割线--------------------
    --------------------------------------------------------------------------------------------考试周复习很惨烈,没及时看评论。刚打开评论区看了一下好像有开撕的痕迹,但是有个不友好的人好像把他所有不友好的评论都删除了。从其他知友的回复来看他应该是说了比我看到的更不友好的话,但是他自己删除了。但还是想提醒那个人,辩论请文明地讲道理地辩论。

  • 全影网友  2018-11-05

    前提再补充:有的人已经可以随口就编出来一组数据或一个现象来“支撑”自己的偏见了,请各位一分事实一分话理性讨论。
    补充回答:
    「就政策推动同婚法」
    计生政策力度影响力国内外压力谴责声之强烈都不是同性恋婚姻法可比,其他政策比如土地政策户籍政策少数民族政策还有每年都出台的很多政策,这些政策的出台和应用以及应用多久都不是要请求大多数人认可才能通过。

    至于有的人猜测说如果政策推动同性恋婚姻法民众反应之强烈会是当局不可承受的,我想计生等政策执行至今已经给出了答案。而且同性恋婚姻法不会对民众造成实质意义的不利,我们也不是宗教国,一直以来对待同性恋群体虽算不上温和但绝不是激进的,官方态度和支持声有能力消融反对声。
    强调:
    1、政策推动同性恋婚姻法并不是逼着民众支持同性恋,而是给予同性恋者一个官方的肯定。
    2、我用计生来类比只是想说明政策出台前出台后受民意影响不大。并不是在道德人权层面上把同性恋婚姻法和计生归为一类,而且事实上就人权而言两者恰恰相反。毕竟同性恋争取法律平等和人格平等事实上是每一个人也在追求的。
    补充一句:
    无论上级还是下级,长相怎么样,男还是女,肤色什么样,爱着男人还是女人,从人的角度来看,我们都是人,而作为人我们是平等的。






    “如果同性恋婚姻法通过,那所有人就会都去搞同性恋,人类就灭绝了”
    ———————————————
    "我不歧视同性恋,但是我实名反对他们争取权利,我坚决反对同性恋结婚,我异常反对…"
    —————————————————————————我知道至少知乎上理性的人更多

    民意基础在中国需要由政策推动,而不是等哪一天群众蓦然回首,宽容。
    对和自己三观不一样的人无来由的恨是全人类的通病,法律的失声其实是在给偏见做靠山。
    相对美英等国,中国的政策直接推动阻力相对要小太多,毕竟计生政策也仍在实施。
    台湾最终通过同性恋婚姻法会不会对当局产生影响或者在某些方面做出改变很难看出,但是无疑对大陆有积极影响

    后面再补一张图,祝同志们新年快乐

  • 全影网友  2018-11-04

    大家好,我是台灣小說家陳雪,第一次在編輯的幫助下来到知乎。因為我一直是此事件的關注者和積極的參與者,也可以說親歷臺灣同性婚姻法案通過初審的整個過程,所以想就這個話題來跟大家分享一下我的想法。

    我覺得可能大家會不是非常清楚台灣婚姻平權的歷史,所以想先從這個話題開始說,然後再給大家講一講參加街頭活動的感受。


    目前臺灣各界最受矚目的「同志婚姻」修法,並非是最近才開始的戰役


    讓我們簡單回顧一下歷史,早在2006年10月11日,立法委員蕭美琴提出《同性婚姻法》草案,共獲得38位立委贊成連署。記得那天新聞登上報紙頭條,許多同志朋友們到處購買報紙,作為紀念,

    然而在同月20日,由於賴士葆、王世勳等23名立委反對連署(其中陳銀河同時加入贊成連署與反對連署),因此草案無法通過一讀會程序,必須退回程序委員會審議。10月31日,程序委員會退回《同性婚姻法》草案,決定不將其排入議事程序。

    那是第一次,同志們感覺到「真的有可能結婚」,而後希望又破滅的過程。

    爾後多年來,同運團體並未放棄對同志婚姻的爭取,在一年一度的同志大遊行,也曾經以同志婚姻為主要訴求。

    到了2013年10月8日,臺灣伴侶權益推動聯盟(伴侶盟)將費時兩年起草的「多元成家立法草案」送進立法院,希望讓臺灣早日達成婚姻平等,以及保障多元家庭的理想。2013年10月25日,立法院將該草案的第一部分,婚姻平權與同性婚姻法制化的民法親屬、繼承篇部分條文修正案一讀通過,將交付司法法制委員會審查。2013年11月19日,鄭麗君委員召開法案公聽會,正反方意見交鋒。草案也立即引起了反對同性婚姻團體(護家盟)的強烈反應。隨後支持和反對同性婚姻的團體都陸續動員支持者上街遊行表達自己的訴求。

    2013年12月18日,尤美女委員提出民法修正版同性婚姻法案,並完成一讀送入司法委員會,法務部公開反對。

    2015年5月20日,高雄市受理戶政系統「同性伴侶」注記。此後,臺北市在2015年6月17日,台中市於2015年10月1日,皆開放受理。台南市、桃園市、新北市、嘉義市、彰化縣、新竹縣、宜蘭縣、嘉義縣也陸續在2016年跟進。此措施不具法律效力,但會發放證明公文,可做醫療法關係人認定或關係證明之用。2015年10月,臺北市聯合婚禮開全國先例,首度開放同性伴侶參加。

    2016年10月,第14屆臺灣同志遊行前夕,因為台大法語教授畢安生老師跳樓自殺的事件,媒體報導他與其同性戀人故事,兩人相戀、共同生活三十五年,伴侶在病危時希望立下遺囑保障畢安生老師之後生活,包括他們共有的房產、存款等等,但家屬不同意遺囑的效力,畢老師遂無法得到應有的保障,包括伴侶病危時,畢老師也沒辦法參與醫療討論的過程,最後只能悲傷黯然離開醫院。畢老師的故事一下子喧騰了整個臺灣社會,同志婚姻的議題頓時成為全民焦點,婚姻平權議題再度受到討論,立法院包含民進黨、國民黨、時代力量在內部分立委宣告將再次推動婚姻平權法案,蔡英文亦在個人臉書首度表達支持態度,並尊重立法院的決議。另外在民進黨內部,已通過中央黨部黨務工作人員服務辦法,若黨工和其伴侶為縣市戶政注記中「同性伴侶」關係,可適用服務辦法「配偶」、「婚姻」及「家庭成員」權利條文。

    2016年11月8日,民法修正草案在國民黨及民進黨均同意下在立法院通過一讀,法案進入司法委員會。11月17日排案審查,會中因部分立委強烈反對引發肢體衝突,決定先由許淑華、尤美女二位召委於11月24日及28日分別召開一場公聽會之後,12月26日再度於司法委員會排入審查,完成一讀送交黨團協商。

    這簡短的同志婚姻歷史回顧,文字背後,沒有紀錄的是,號稱亞洲對同志最友善的臺灣,在推動同志婚姻的過程中,反同志婚姻的團體(護家盟、下福盟)一次比一次激烈的抗議,他們的組織動員活動,透過Line群組有系統散播謠言,在集會遊行的場合那些寫著「一夫一妻,一生一世」「婚姻家庭、全民決定」,甚至是「結婚不是基本人權」的標語,那些聳動地說著「同志婚姻通過,父親不是父親,母親不是母親」「家庭制度消失」「人類滅絕」的廣告,那些宣稱同志婚姻通過,學校會教小學生成為同性戀,會強迫大家把「夫妻」改成雙親,孩子不能喊爸爸媽媽,「人也可以跟動物結婚」「跟摩天輪結婚」,這些團體購買電視、報紙廣告,不斷刊登這些聳動、不實的訊息,其實稍有理性就能看出其中荒謬性,民法所更改的只是將男女雙方的男女二字拿掉,並未更改稱謂,家庭成員的稱謂本就是約定俗成,並非法律規定,然而反同團體激烈且不實的論調,激發了許多不明究理,只以為「婚姻制度要崩潰」的保守人士上街,到了12月3日反同團體再度上街頭抗議,與少數在場的挺同人士激烈衝突,有拿著彩虹旗的民眾因此被踢、被踹、被撕開衣服公開羞辱。


    那天媒體與網路傳播了這些同志們受傷被辱的畫面,反對方這些言論雖然激化了保守勢力,但同時也讓許多人因為義憤公開表態,包括藝人、作家、藝術家、學界、法律界、醫療界等等,於十二月十日世界人權日當天幾個同志團體舉辦的「全民撐同志音樂會」,有二十五萬人走上凱道,現場出席、或以影片支持同志婚姻的明星歌手高達數十位。


    這一個月來,我參加了三次街頭活動


    第一次是11月28日立法院召開公聽會,當天有兩萬人在立法院外守候,而另一條街上則有護家盟等反同仁士在場。

    再來是12月10日的音樂會,我和我的伴侶早餐人也受邀上臺演說,那天非常冷,音樂會從下午兩點持續到晚上八點,差不多兩點鐘時人潮已經塞滿了幾條街,是我二十年來參與過的同志運動人數最多的一次,在人群裡我見到許許多多各行各業的人,很多攜家帶眷的異性戀朋友,大家都是無法忍受護家盟等反同團體所激發的「歧視」「反動」以及荒謬抹黑言論。在音樂會之前,因為反同團體大量購買電視廣告(廣告內容是一幅沙畫,描寫同婚若合法,爸爸媽媽不見了,爺爺奶奶消失了,所有親屬關係全部陷入混亂…..),面對排山倒海而來的不實訊息,同志團體發起集資募款,希望也可以購買報紙廣告,逐一厘清謠言,將正確的資訊與法案修改內容仔細的刊出,募款預計兩百萬元,卻在短時間內就突破了三百萬,主辦單位緊急關畢系統,停止募款。所以在遊行前,我們難得地,第一次看到四家報紙媒體半版廣告上仔仔細細寫著同志婚姻民法修正案的內容,以及一條一條厘清關於「稱謂」、性教育平等等等被扭曲的謠言。

    12月10一役,民意風向整個轉變,但反同人士宣稱要採取更激烈的舉動,這中間的十多天,各大政經談話節目、網路直播、報紙專欄,各方意見不斷刊出,直到12月26日這天,反同婚人士聚集在立法院門口,而挺同婚人士則申請到立院側門濟南路上,當天我們當然也參加了。

    那天我們一早就到了濟南路,想起12月10日風雨交加,靜坐到天黑的景象仍記憶猶新,都準備要抗戰到夜深,我們到場時,現場已經擠滿了人,主辦單位說人數超過三萬,我們幾個朋友席地而坐,聽著臺上的演講,那天非常炎熱,到了中午陽光已經快將我曬暈,中途我們去上洗手間時,見到路口有一排穿著黑衣的高大男子,他們是自願來當保衛隊的志工,因為護家盟與下福盟人士隨時可能來鬧場,當時氣氛非常緊張,我們隨即通過警衛,進入靜坐區。正當我們討論著中午輪流去吃飯,再回來繼續靜坐,十一點五十分,突然聽見人群鼓噪,臺上宣佈修正案已經出了委員會,通過初審,交付朝野協商,頓時歡聲雷動。

    我從二十歲到今天二十多年來漫長的時間裡,曾經許多次走上街頭,或坐或臥,白天黑夜,晴天雨天,但記憶裡沒有一次像今天這樣,活動提早結束,大家在歡呼中離開現場,我看到旁邊的女孩感動得哭泣。

    「同志婚姻法通過初審」,這只是往前邁進了一小步,要通過朝野協商,才有機會進入二讀,甚至三讀,最快也要到明年四月後,到法案二讀三讀通過前,不知道還會遇到多少阻礙,還有多少變數,然而,當我們在街頭坐下,心裡知道不遠處有另一群人,正企圖翻越圍牆(後來反同婚團體有一群人沖進了立法院),但我們也知道議場裡還有支持法案的立委,正在奮力爭取,那些不同黨派的立委,對抗著來自選區選民的壓力,依然在為婚姻平權的法案奮鬥著,現場舞臺上拿著麥克風聲嘶力竭、一大早就起床的主持人我都不知認識他們多少年了....一個月內第三次依然堅定、幽默、動人地在臺上用清亮的聲音主持節目,這一切的一切,從我二十多歲到現在,從同志諮詢熱線最早跟其他團體在小小的屋子裡共用辦公室,到幾次的搬家,以及熱線的募款晚會第一屆、第二屆舉辦時草創的辛苦,以及我永遠不會忘記第一屆同志大遊行當我們真正地走上街頭,當時只有幾千人,那時有人戴著墨鏡、扮裝、甚至是面具,都還無法完全地曝光....

    老天爺,我自己參與過的活動至少二十年了,我所認識的朋友們都還在街頭上,還在各個團體,各個領域,用各種方式為同志的權益努力著,漫長的時光裡種種發生突然掠過我眼前,我真的非常感動,因為這麼漫長的時間過去我們還站在這裡,也非常感傷,因為這麼漫長時間過去我們還得站在這裡,大聲疾呼。

    「婚姻平權」要爭取的不是特權,不是把每個人都變成同性戀,不是要消滅家庭制度,而是擴大家庭婚姻的意義,讓不同性傾向的人,都能得到婚姻的保障,真正達到「人生而平等」這個概念,修法過程無論是朝野、民間正反兩方攻防的狀態,也是在一次一次的論戰中,實際上也是檢視臺灣社會對於同志的態度,是否真正落實「不歧視」「平等對待」。

    最後我想說的是,這麼漫長的時間過去,終於更多人知道,站出來是重要的,必要的,團結起來真的會產生力量的,我們必需持續地、堅持地,為不管是我們自己,或者其他受苦的人,奮鬥不懈。下次當同志們需要你,還是要站出來。


    「初審通過,進入朝野協商」這小小的一步對同志來說意義重大,這代表著二十多年來的努力被銘記著,每一步都有其意義,都產生了作用,只是開花在很遠很遠的地方,代表著我們還會有一代又一代、一波又一波,持續不斷的力量,只要我們願意挺身而出,就可以拿出這股力量。

    ---------

    一些詞匯解釋:

    一讀:政府提案或委員所提法律案列入議程報告事項,於院會中朗讀標題(一讀)後,即應交付有關委員會審查或徑付二讀。委員提出之其他議案,於朗讀標題後,由提案人說明提案旨趣,經大體討論後,依院會之決議,交付審查或徑付二讀或不予審議。

    召委:「常設委員會」進行一讀至二三讀間的法案初審,議程內容由輪值的「召集委員」決定。為主要的法案審查、預算審查、行政對決的會議,是民眾監督立院的觀戰重點。

    注記:註冊登記。

    公聽會:公聽會用於廣泛徵集人民意見,目的在聽而不在回答,所以程序較為寬鬆,最終決策也不受到在公聽會與說明會徵集到的意見拘束。

    黨團:指立法院中各個黨派立法委員的團體,通常也會選派一個總召集人。

  • 全影网友  2018-11-03

    我小时候曾经对同性恋非常反感,因为从小看到的同性恋形象都是电视剧里的丑角,街头巷尾大妈口中的异类。
    后来上了大学,朋友中接连有两个gay一个lesbian两个女双对我出柜了,一脸懵逼的我才发觉,诶?他们就这样?跟平常人没有什么不同啊……

    我们到底在反对什么?说同性恋恶心的,你见过几个同性恋?把一个gay放你面前你能认得出来么?你想象中脑补gayXXOO的场景,把自己恶心的够呛,那到底是应该怪他们XXOO还是怪你脑补?说句脏点的话,我脑补别人拉屎的样子还恶心呢,难道我就有资格反对别人拉屎了?

    太多的人反同,只不过是在对着自己想象中的靶子玩命扫射而已。

    后来有一次我回家跟我妈聊天,不知怎么就聊到LGBT问题上了,我妈的主张跟我小时候一样,就是说同性恋都是异类,都娘娘腔啥的,然后我跟她说我认识的那几个基佬都是很正常的普通人,平时生活与我们没有任何不同,我妈也是一脸懵逼「啊?这样么?」


    很高兴台湾同性婚姻法案把这件事放在了台面上,因为很多事情不放到台面上永远无法解决。

    我们无法指望一个把同性恋和乱伦、性变态、性侵犯、性虐待、性暴力等并列在一起列为不正常的性关系禁止在电视剧中出现的国家能靠「上一代人全部老死」来改变现状,因为如果现在不做些什么,这一代人又会成为新的「等待老死的上一代人」。

    国内很多应该理所当然的事情很难真的「理所当然」,我们无法奢望国内能迈出一大步,但只要缓慢前进总归是好的,怕就怕拖呀拖的,原地踏步,甚至缓慢后退。
    与此同时,同文同种的台湾迈出了一大步,我们只要默默祝福就好了。

  • 全影网友  2018-11-02

    司法院大法官宣告民法违宪后补充如下,稍微摘要了一下解释文内容,可以点下面的链接看内容:

    台湾大法官在同性婚姻释宪文里讲了什么?-知乎专栏

    ———————————————————


    恕我直言某些地方传播谣言的速度也是一等一的快,扭曲程度和其他地方没有多少差异,拿现在同运团体最支持的草案出来看,谣言到底有多少。

    第971-1条(本条新增)异性或同性之婚姻当事人,平等适用夫妻权利义务之规定。异性或同性配偶与其子女之关系,平等适用父母子女权利义务之规定。但本法第一千零六十三条以异性配偶为限。第972条 婚约,应由男女当事人自行订定。 同性婚約,应由双方当事人自行订定。(本项新增)第1079-1条 法院为未成年人被收养之认可时,应依养子女最佳利益为之。 法院为前项之认可,及收出养媒合服务者为收出养评估报告时,不得以收养者之性别、性倾向、性别认同、性别特质等为理由,而为歧视之对待。(本项新增)

    台湾修法全部只修了上面三条,夫妻、父母子女有关的文字全部都没有修正,只通过971-1间接适用到异性婚姻的规定,增加这么一条怎么会让有些人不敢叫爸爸妈妈,要喊双亲一双亲二?

    经济或者其他议题和婚姻平权有什么关联,做了这个就不能做别的?况且经济干立法院司法委员会多大事,立几个法经济就能好了?还不是行政部门的事情。

    再看看反同最大绝招的滑坡谬误:「同性恋能结婚了,一夫多妻是不是也可以,乱伦是不是也可以,人兽是不是也可以?」,真是亘古不变的说辞:

    《论辩的魂灵》鲁迅 自由结婚未免太过激了。其实,我也并非老顽固,中国提倡女学的还是我第一个。但他们却太趋极端了,太趋极端,即有亡国之祸,所以气得我偏要说「男女授受不亲」。况且,凡事不可过激;过激派都主张共妻主义的。乙赞成自由结婚,不就是主张共妻主义么?他既然主张共妻主义,就应该先将他的妻拿出来给我们「共」。

    从婚姻自由談到「共妻」,和同性结婚谈到近亲结婚,异曲同工。按照反同者的理论,中国根本不应该西化,怎么能学西方的婚姻自由,这样共妻也可以的!你们女人凭什么有结婚自由,这样对社会产生的危害很大,就像潘多拉的盒子,一打开最后全部的伦理都会崩坏!

    上面这句话你们觉得成立么,中国什么时候开始妻子共享合法化的立法了?因此,有一个小小的请求,麻烦反同人士反对的时候,给出「具体实质」的理由,不要再用滑坡谬误那个理由了。

    再有些大陆民众把婚姻平权和台湾独立或政治混为一谈,更是无稽,为反而反,不清楚怎么生来这么多无事生非的阴谋论。

    许毓仁身为被视为立场相对保守的国民党的党员,这次和执政党民进党的立委尤美女携手,大力推动婚姻平权法案,婚姻平权草案在立法院获得跨党派的支持,他认为这凸显同志权益是一个没有党派、没有意识形态的价值。

    除了许毓仁婚姻平权提案,国民党内也有蒋万安、许淑华等人连署表达支持。婚姻平权本身就不是统独话题,泛蓝民众也三成至五成左右同意,政党没有强制党员如何提案或投票。

    另外还有些人说,「徒法不足以自行」,社会还是会歧视,要等先改善社会歧视环境的人,我想告诉你们,台湾2004年公布施行《性别平等教育法》,是多少性别教育团体奔波、陈情,是多少被歧视的学生受害被霸凌,才获得的结果,所以现在台湾的教科书里面才会有了解同性恋,尊重个人的性别气质等内容。

    而你愿意看着有些人因为性别特质被称作「娘娘腔」,愿意看着有些人因为性倾向被别人排挤,只是为了社会不能撕裂,要保持社会安稳,所以你们就先忍耐吧,不要发声,你们爱做什么都可以,不要让我知道就好。

    怎么能这么残忍?

    《性别平等教育法》:学校应提供性别平等之学习环境,尊重及考量学生与教职员工之不同性别、性别特质、性别认同或性倾向,并建立安全之校园空间。(图为台湾高中公民与社会教科书)

    2000年,就读台湾屏东高树国民中学的叶永鋕,因为气质阴柔,同学在学校会抓着他,要脱他的裤子「验明正身」,导致他从来不敢在下课时间上厕所。4月20日,音乐课下课前五分钟叶永鋕举手向老师表示想上厕所,经老师同意後离开教室,但一直到下课都没有返回教室,之後被同学发现在厕所里,倒卧在血泊中,送医不治。

    (图为叶永鋕妈妈)

    难道这些人不可以发声?不可以要求社会正视他们?必须要等到多数的「上帝们施舍」,他们才有被正视的权利?

    「我不歧视同性恋,但是我反对他们让社会全体都知道他们存在。」

    「我不歧视同性恋,但是我反对他们这样整天高调呼喊要权利。」

    不发出声音怎么争取?没有争取怎么会有结果?自己的权利居然是要等到别人允许你才能主张的?说出「等着社会自然会接受」这种话的人,大抵抱着就是自扫门前雪的态度,别人的权利当然你不急躁,或许可以缓缓,但是轮到自己权利受侵害的时候,你还能无动于衷,那显示的是你对权利漠然,罗马法谚有云「法律只帮助勤勉人,不帮助睡眠者。」(vigilantibusetnondormientibusjurasubveniunt),让权利睡着,没有人可以帮你。

    就是叶永鋕的悲剧,才让妇女团体为了这件事游说立法委员和学者支持立法,才让台湾把对「男女两性平等」的关注扩展到对性倾向,性别认同和性别特质等方面,将「两性平等教育委员会」更名为「性别平等教育委员会」,推动学校性别平等教育,试图将性别平等教育理念融入教育之中。

    如今的成果当然不是一蹴可几,性别运动早在更早以前就有。

    台湾1958年有第一个女同志到法院要求结婚;这次修法主力提案的民进党立委尤美女,在1986年,帮助全台湾第一个公开出柜男同性恋者祁家威,至立法院要求制定法律,接着到法院、声请释宪等等,而她就是祁家威的义务辩护律师。

    婚姻平权也不是贸然提出,已经经过长时间的尝试和沟通。尤美女在2001年、2006年、2013年都支持或提出同性婚姻的连署或提案进入立法院,但每一次都没成功,2016年底这一次,是唯一有可能通过的一次。

    有年轻幕僚告诉尤美女,同志大游行站出来的30岁以下的年轻人,都是受惠於性别平等教育下教出来的孩子,而反对者多半是没有上过性别平等教育课程者,这才让她释怀。

    (台湾受过性别教育的30岁以下有八成支持婚姻平权)


    不是噤声就会有人帮你发声,不是每个人都没有动作社会就自然会改变,每一个阶段的微小成果都是因为每一个人为了自己的权利奔走才有的结果。

    在大众不知道的背后,有多少人因为某些人要求「隐忍不发」,发生多少件悲剧。你或许不歧视他们,你或许反对他们,这都是你个人决定,没有人能干涉你的良心,你的言论。但是你不准他们发声对抗歧视,实质上就是纵容别人歧视。

    2016年12月10日集会之前,支持民众就自发筹款,组成「婚姻平权小蜜蜂」活动,在街头矫正错误谣言,广发传单,最后才吸引当天逾25万人到台北凯达格兰大道支持婚姻平权。


    台湾的立法程序是这样:

    提案→第一读会→审查委员会→【政党党团协商】→第二读会→第三读会(文字修正)

    现在仅仅是送出司法审查委员会,才进入党团协商,如果党团协商成功,可以二读通过,委员不能再反对;但是国民党和民进党党团似乎立场偏向反对修改民法,只有个别委员表达赞成,极可能协商不成,在二读进行逐条实质讨论。这是有可能撤案的。

    明年新会期开始后,估计会有很多限缩权利的专法提出,一并送二读讨论。

    而最新民调,修民法规定的37.8%赞成、56%反对;另立专法赞成44%、反对43.9%。

    没有人能乐观,都还在街头上、网络上为了权利努力,向所有人宣传自己,让别人了解自己。你说这有什么错?

    (图为2016年12月10日,台北总统府前支持婚姻平权的市民)

    最后删节德国法学家耶林(RudolfvonJhering)的几段话,共勉之:

    翻译:萨孟武,载于王泽鉴《民法总则》 法律的目的是和平,而达到和平的手段则为斗争。法律受到不法的侵害之时,斗争是无法避免的。法律的生命是斗争,即民族的斗争,国家的斗争,阶级的斗争,个人的斗争。 世界上一切法律都是经过斗争而後得到的。法律的重要原则无一不是由反对者的手中夺来。法律的任务在于保护权利,不问民族的权利或个人的权利,凡想保全权利,事前须有准备。法律不是纸上的条文,而是含有生命的力量。 法律不是人民从容揖让,坐待苍天降落的。人民要取得法律,必须努力,必须斗争,必须流血。人民与法律的关系犹如母子一样,母之生子须冒生命的危险,母子之间就发生了亲爱感情。 母亲失掉婴儿,必伤心而痛哭;同样,人民流血得到的法律亦必爱护备至,不易消灭;不由人民努力而获得者,人民对之常无爱惜之情。 权利斗争是权利人受到损害,对于自己应尽的义务。生存的保全是一切动物的最高原则。但是其他动物只依本能而保全肉体的生命,人类除肉体的生命之外,尚有精神上的生命。而此精神上的生命由法律观之,则为权利。 个人拥护自己的权利,是对于社会的义务。 自己的权利受到侵害,而坐听加害人的横行,不敢起来反抗,则法律将为之毁灭。故凡劝告被害人忍受侵害,无异于劝告被害人破坏法律。 国民必须在私人生活方面,能够知道如何主张他们自己的权利,才能知道如何保护政治的权利,如何于各国之间,防卫国家的独立。 自己权利受到侵害,不问来自何方,是来自个人乎,来自政治乎,来自外国乎,若对之毫无感觉,必是该国人民没有权利情感。是故反抗侵害,不是因为侵害属于那一种类,而是悬于权利感情之有无。 对国外要发扬国家的声望,对国内要建立强国的基础,莫贵于保护国民的权利感情;且应施以教育,使国民的权利感情能够生长滋蔓。

    人的权利没有造成危害,懂得争取绝对是正确的。加油。

  • 全影网友  2018-11-01

    2015年6月美国最高法裁决同性婚姻合法的时候,反同恐同者质疑美国司法体系,批评最高法越权。同时他们说,支持同性恋是政治正确,而他们反对政治正确。

    如今台湾同性法案通过初审,他们牵扯两岸政治,再次祭出一众阴谋论,甚至形成了“台湾(或蔡英文政府)做什么都不对的”低级逻辑。同时不忘继续说,支持同性恋是政治正确,而他们反对政治正确。

    不要脸。

    什么时候,能够不绕弯子,就事论事的谈论同性婚姻本身?什么时候,能够不以“政治正确”为借口,承认中国当下没有政治正确这个前提,一切平权仍在起步阶段?

    反对者举例的时候,永远不会提到一些活生生的事件,有的只是“滑坡”。
    他们不说,2015年爱尔兰对同性婚姻进行全民公投,最终以60%以上的高通过率通过。而爱尔兰是一个并不如西北欧开放的天主教国家。试问如何用政治正确解释全民公投?
    他们“滑坡”的时候,不说荷兰早在1995年就将同性婚姻提上议程(2000年正式通过),20多年过去了,荷兰没有乱伦合法多人婚姻合法跨物种合法,社会没有动荡荷兰人没有灭绝。

    接着是下一个论调:同性婚姻不适合我国国情/现状。
    明明谈论的是台湾地区,你一个劲地提防群众把同性婚姻往内地考虑还说自己不反同?这种论调的回答还不少,逻辑大概是这样:人民很保守是现状,我们要维持现状维持稳定,所以要拒绝同性婚姻。
    反正西方合法是政治正确,台湾是非主流用爱发电,南非巴西阿根廷你们视而不见。

    最后放一张地图,祝愿反政治正确的你们早日找到自己的归属。



    (深蓝到深红依次代表对同性恋的不同态度,具体可见维基百科。深红为死刑)

    --------------------------------------------
    针对没完没了的反同者对民众是否支持同性婚姻的质疑,你懒于查数据我帮你查。
    美国的民调,手机截图不全,非常详细的资料请点
    http://www.pewforum.org/2016/05/12/changing-attitudes-on-gay-marriage/

    早在2011年同性婚姻支持者与反对者已持平。
    这里注意两点:
    1.民调只针对成年人,而年轻人的支持率极高;
    2.切勿把这个支持率当作对同性恋的支持率,这仅针对同性婚姻,很多反对同性婚姻的人士对同性恋没有异议(也没权利有);

    台湾2016民调的准确数据我没有查到。一说支持46%,反对45%,另一说支持51.7%,反对43.3%。可能前后有修改。但均为支持者略多。
    (欢迎指正)

    顺便提一下,大量大陆媒体断章取义地取一个56%反对的“民法化”数据得到完全相反的结论,其心可诛。台媒在新闻操守上我一直是认为是有问题的,但陆媒连五十步笑百步都算不上,五百步笑百步哉。




    澳大利亚早年的民调,但是由于保守派常年在位等缘故至今没有全境同性婚姻合法。
    很多人以为美国很开放,其实不然,美国是西方国家里公认最保守的国家之一。大部分西方国家同性婚姻支持率都超过美国。

    荷兰,北欧诸国就不查数据了,太高,没有必要。

    欢迎指正。

  • 全影网友  2018-10-31

    看了推送@李景云的答案,兼谈“反对同性婚姻合法”。

    婚姻制度并不存在你文中所谓的“”天然”问题,谁能规定什么或者发现婚姻制度的“天然”,你所说的“天然”假如是生殖繁衍,你别忘了生殖繁衍在婚姻制度产生以前就存在了,莫非你认定婚姻制度的本质与天然是为了生殖繁衍,而不是一个经济契约?

    你自己好好想一想,异性恋的法律婚姻,从根本上保障是两个自由人婚后的经济安排,还是保障婚后的生殖繁衍。想不明白的话,你再想一想,由一夫一妻多妾到一夫一妻,调整的本质到底是婚后的经济安排,还是生殖繁衍。

    从历史到现在再到未来某一天,只要私有制没有瓦解,婚姻制度存在一天,那么它就是为了保护私有制的存在,私有制的核心是经济,是私有财产。因此,私有制下的婚姻制度,其核心诉求是调节婚后两人私有财产的安排,而不是生殖繁衍。

    准确来说,婚姻是为私有财产的安排而产生,而不是为了生殖繁衍而存在,财产安排是婚姻制度的必选项目,生殖繁衍是婚姻的可选项目非必选项目。无论一个人选谁和自己在婚后安排双方共同的财产,其前提是双方的自主、自愿与自由,生殖繁衍是共同意愿的可能来源之一,而不是唯一必须来源。

    再者,婚姻制度虽是不断变动的人际关系理念在社会生活中的实践产物,而现代婚姻制度的基本理念共识就是推崇并保障自由人的自由结合,你口口声声尊重同性恋追求同性恋者婚姻合法化的自由与努力,又言之凿凿“投票”反对同性恋者婚姻合法化。看样子,你不认为,或者反对同性恋者是自由人的事实。

    重点来了:

    任何一个人,只要认同同性恋者也是自由人,不去支持同性恋者争取婚姻合法化尚属个人的自由,没有这种法律义务,个人动机情感属于自由。

    可是一个人,既认同同性恋者是自由人,又明言反对同性恋婚姻合法化,这就是一种彻彻底底、毫不隐饰的反动。这种明确反对实现普遍平等之自由与权利的言论行为,其实质是赞同、维护旧有秩序中的特别自由与权利,以及某些个人受歧视压迫的现状。

    说好听点,这是慷他人之慨,说实在点,这是助纣为虐的作恶帮凶。不帮忙除害也就罢了,同时反对除害要求服从忍受,善而不为,助恶无穷。

    知乎上相当一部分看法是反对当下阶段呼吁同性恋婚姻合法化,有人寄希望将来民智更开化以后,共识推动接受。

    这种消极地寄希望于未来不怕没柴烧的看法,忽略了“传统惯性”这四个字的作用,同时将会不可避免造成不知凡己的悲剧。

    看待同性恋者,从集体主义视角出发,同性恋群体的成员与支持者人数颇少,属于极少数+弱势的集体主义,由于多数成员自身的身心困境居多,缺乏争取的意识与能力,加上支持者新进来源缓慢,无论下一代哪怕下下代,反同性恋必然是主流多数。以少弱的小集体主义面对强大的反同性恋集体主义的压迫,要求获得平等的自由与权利几乎没有实现的可能。

    从个人主义与自由主义的出发,需要同性恋者勇敢地以个人主义与自由主义,号召全社会自由人尽可能的联合,争取信奉个人主义与自由主义的异性恋者加入自由人联盟,努力共同实现每个个人自身平等的法律权利与自由。但是,本国风行集体主义与精英主义,正常情形下,继承并将几乎永远维持着反对个人主义与自由主义的优势环境氛围。因为,个人主义与自由主义的兴盛,将会不可避免地动摇精英主义主导下的集体主义国本。

    集体主义分唯一对错,个人自由主义分多元包容,无论是集体主义的视角,还是个人主义与自由主义的视角,同性恋权利运动的难度,远远超过女权主义运动。

    以下道理本应不言而喻:每一个公民,在公民社会中都应该拥有平等的婚姻自由和法律权利,这一自由权利包含了选择婚姻对象的性别。严格来说,同性恋婚姻法律化是一场人的权利运动。

    @李景云你显然是个异性恋者,将来也要实践自己自由的异性恋婚姻,你出于对同性恋行为的厌恶,所以你认为同性恋者之间不得允许实现人际关系的婚姻法律化。所以,你反对一群无关之人取得在婚姻制度面前与你平等法律地位(法律地位是政治地位的体现)。

    从结果来说,你默认、鼓励和要求的是,同性恋者要么不要得到婚姻法律化,要么找一个异性婚姻实施法律婚姻化。说得白一点,你要求的是同性者之间要么不婚只能谈恋爱,要么不谈恋爱孤老终生自生自灭,要么找异性谈个恋爱结个婚姻生殖繁衍一下?

    从婚姻制度来说,你主张法律婚姻的实践权利被异性恋者和异性婚姻形式所垄断。

    从人的角度来说,你要求只允许异性恋者进入法律婚姻。

    你反对同性恋婚姻法律化的言论,除了言不由衷口是心非,只剩下故意作出一番似是而非而又明扬暗贬的姿势态度,实在是多管闲事,汝但不腾吗?








    原答案。

    “不要拿法律做挡箭牌”。

    前提是,有这么条法律。

    谁在天然地反同性恋?

    是集体主义中的精英主义。

    一个人出于是非好恶的二元对立、唯一正确的一元观,以及追随多数人的群体性认同心理,他更容易接受与宣传反对同性恋的情感或者认知,它来源于对农业时代中以力为尊、追求体能、传宗接代、光宗耀祖等观念的继承。

    在家庭这个集体主义环境中,父母事实扮演了精英主义角色,对于子女,他们负有精英主义源头的天然情感与道德义务。自古以来,精英主义传承的最集中表达就是这么一句话,“深肖朕躬”。

    罗素说,丰富多彩参差不齐是世界幸福的本源。这句话或许有些理想主义了,对于精英主义而言,可控的差异性不过是三六九等之别,“不可控”的差异性那就是洪水猛兽除之而后安

    在家庭这个集体主义环境中,精英主义在教育/说服/管控/强制个人主义与自由主义的同性恋之时,可以使用的手段无非是道德情感上的手段,比如,感化、依附、绑架等等。

    我们知道调节人际关系的方式,包括了道德情感与法律法规。我们又知道,作为非精英主义的子女,在集体主义的人际关系中,他们在道德情感上天然地需要和倾向于“取悦”作为精英主义的父母。原因在于,父母“我是为你好”是当然合理,而子女的“我是为你好”则是不伦不类,所谓的尊上而卑下。

    个人主义与自由主义的本质是承认多元论,异性恋与同性恋皆可以是个人的自由选择。异性恋如果不自由,问题出在婚姻对象应该是谁,同性恋如果不自由,比附在同性恋的主流逻辑中,除了婚姻对象是谁,还有性别应该是男是女。

    据说,反同反得最厉害的那一波人中,相当一部分人来源于同性恋,出现了所谓的新附者狂热,这种投怀送抱唱响了对精英主义的忠诚赞歌。

    补充:

    有高票答案认为,当下背景之下,国朝不表态是最好的,否则容易造成精英阶层和平民阶层的社会大撕裂。

    如果国朝认为同性恋是非正义、反正确,那么任其自生自灭。

    如果国朝认为同性恋本身亦是正义的、正确的,出于维稳现有秩序,而不去实现普遍的、人人的正义、平等、自由、法治,生怕刺激了精英主义群众们的小心脏,那就不用讨论。

    不过,我对这种说法相当怀疑。

    国朝立法保障同性婚姻,不是去强制异性恋去做同性恋,而只是在人际关系中,新增了沟通的方式与原则,将削弱以软暴力作为支撑的道德情感进行绑架强制的作用与可能。

    何况,国朝什么时候怕过小心脏?

    精英阶层和平民阶层的社会大撕裂?

    从实际情况情况来看,撕裂的是同性恋群体与反同群体,同性恋的分布是跨越阶层、相对均匀的,反同群体亦分布于社会各阶层。

    平民阶层中的精英主义也在跟随并学习精英阶层中的精英主义,上行下效,他们才是一路人。

    承认这一事实并就不难,在根源上反对同性恋婚姻法律化的原因,是精英阶层的精英主义。

  • 全影网友  2018-10-30

    经常听到:

    「我不歧视LGBT,但是我反对他们合法结婚/修改身份证性别。」

    「我不歧视LGBT,但是我不想看到他们发声平权。」

    ???不发声等死吗???

    现在知乎上有一个非常不好的风气,有很多人开始追求“歧视他人的自由”。

    对,我确实干涉了你歧视他人的自由。我还不应该拥有生命权,干涉了你杀人的自由,真是抱歉了。

    看评论区吧。自由地歧视别人的人还是很多的。

    政治正确到了“特权”的地步当然要反对,可现在连政治正确都还没有,担心这些是不是太早了些?知乎的政治正确就是反过度的政治正确,很好,可就是被别有用心的人用来反对正确。

    任何人都不甘于卑微地活着,都不甘于要别人赏口饭吃才能活下去。那么,是哪些人,把LGBT关在密不透风的黑笼子里,偶尔放入些氧气和食物就敢吹嘘自己没有歧视?

  • 全影网友  2018-10-29

    看到有一位资料上写是性别学博士的人,在观察台湾的民意之时,竟然不是观察一些主流的媒体,而且引用的对于同婚支持度的调查,也曾被提出质疑,我不得不另外写一个答案。

    他所谈到的台湾民意基金会做的民调,曾经有学者指出问题,而且問題不小,我转贴文章过来:

    〈游盈隆民调「同婚零共识」的问题:兼论人权与共识〉

    叶高华/中山大学社会学系

    日前,台湾民意基金会董事长游盈隆发布一项民调数字,指出同性婚姻的赞成方与反对方旗鼓相当。他进一步解读:由于共识是零,通过的话会撕裂台湾社会。陈美华与吴秋园针对其民调解读,提出强烈质疑。面对质疑,游盈隆又发表〈关于当前同性婚姻的社会共识〉一文,为自己辩护。游盈隆先生的辩驳文章,呈现出来的问题,恐怕比厘清的问题更多。

    ◎误导式的提问与数据解读偏差

    首先,游盈隆的问卷题目是这样问的:「立法院最近积极推动『同志婚姻合法化』,引起部分社会人士强烈反对。请问,您赞不赞成『同志婚姻合法化』?」对于「引起部分社会人士强烈反对」这个提示具有诱导性的质疑,游盈隆回应:这句话是客观描述社会现状,没有任何诱导。没错,这句话是事实。但是,「引起部分社会人士强烈支持」也是事实。为什么游盈隆选择性提示前一个事实,却隐匿后一个事实呢?这样不算诱导,什么才是诱导?

    中研院的「台湾社会变迁调查」则是这样问的:「请问您同不同意以下的說法:同性戀的人应有彼此结婚的权利?」我想,没修过调查方法的人也看得出来,哪一种问法比较中立。

    虽然中研院的调查显示2015年赞成同性婚姻的民意已达59%,游盈隆说那事过境迁了,不能反映当前民意。显然,游盈隆只看到单一时间点的民意,看不到民意变迁的趋势。中研院的调查显示,赞成同性婚姻的民意一年比一年高,而且愈年轻的世代愈支持。随着世代交替,赞成同婚的比例只会愈来愈高,不会事过境迁。

    游盈隆强调,他们从未介入挺同/反同的争议,而是要「呈现真实的台湾民意」。不过,当他对民调数据做出进一步解读时,就不再只是呈现民意而已。如果说,「由于一半民众反对,通过的话会撕裂社会」。按照同样的逻辑,「由于一半民众支持,不通过的话会撕裂社会」。为什么游盈隆做出前面的解读,而不是后面的解读呢?显然,他是站在反对方的框架解读数据。

    ◎人权保障必须走在民意前面

    更重要的是,基本人权的保障不应交由民意决定。大家可以参考以下美国针对黑白通婚的民意调查统计变化。

    https://twstreetcorner.files.wordpress.com/2016/12/public_opinion_of_interracial_marriage_in_the_united_states.png?w=578&h=307



    图一:美国盖洛普民意调查公司针对黑白通婚的历年调查变化图

    注:红线:支持黑白通婚;蓝线:反对;绿线:没意见

    1967年,超过七成的美国民众反对黑人与白人结婚。按照游盈隆的三分之二标准,反对黑白通婚是社会共识了吧。然而,美国最高法院做出不符社会共识的判决:「结婚是基本人权,禁止跨种族婚姻的法律违反平等原则」。直到1991年,赞成黑白通婚的民意才超过反对方;2003年,赞成方超越三分之二。难道,黑白通婚合法化要等到2003年才「时机成熟」?显然不是。基本人权的保障必须走在民意前面。

    1986年,一群勇敢的人冒险成立以「进步」为名的政党。当时许多人发布数据,指出大多数民众认为没有必要成立新的政党,藉以劝进当权者镇压。幸好,当权者认清未来趋势,没有跟随民意采取镇压措施。30年后,这个号称「进步」的政党也成了当权者。究竟,他们会为了保障基本人权走在民意的前面,还是随波逐流,历史也会留下记录。

    (來源:巷子口社會學游盈隆民調「同婚零共識」的問題:兼論人權與共識)


    以及另一篇文章

    〈异性恋常规性下的民调政治:解读老绿男〉

    陈美华、吴秋园/中山大学社会系

    关心同性婚姻立法的朋友今天早上一定都注意到一项由台湾民意基金会董事长游盈隆发表的最近民调报告,结果是有46%赞成,反对的占45%。这很明显是个五五波的民调格局。

    但接下来我看到的公视午间新闻的画面中,游盈隆面带微笑地说出令人震惊的话:「立法院通过(同婚修法)就是个十级的大地震,会对全台湾造成很大的冲击」「我想我们还没有ready!」。其它媒体的报导中,游盈隆利用少数强烈反对的声音把这种五五波的均衡态势与过往三十年间激烈的统独争议对比,并将这五五均势激化为「令人不可置信的强烈穿透所有不同类别的群体」。


    【目前对于同婚的辩论,已经延伸到街头的抗议】

    ◎激化对立的老绿男民调解读

    事实上,这份民调中,比较大的差异出现在性别(女性比男性支持同婚)、教育(高教育程度比较支持)与世代(40岁以下的年青人比较支持)差异,而这些数字怎么会得出一个同婚议题的对立是「强烈穿透所有不同类别群体」,甚至将引发十级大地震这种近乎召唤性道德恐慌的结论?这个发布民调的记者会,不论是发布的时机点、发布的语调与阵势,都已经不是在「客观的」呈现国人对同婚的民意趋向,而是政治性地激化同婚与反同、恐同社会对立,并且在五五波均势中为反同、恐同势力加持造势。

    游盈隆这份民调说来其实并无新意。2012年台湾社会变迁调查即已针对同性婚姻的问题做过全国性的社会调查。中研院社会学者郑雁馨(Chengetal.,2016)也针对调查结果,发表了相关的文章,她的研究显示,教育程度越高越支持同性恋,同时年轻族群比年长者支持同性恋,预期未来随着人们受教育程度提高、世代替换,台湾整体的同婚支持度也会提升。

    民调结果有很多种诠释的方式,游今天选择了一个最糟糕的解读。事实上,此时此刻的民进党最需要关注的,是长期支持民进党的年轻选票在这件事情上的态度。目前被追讨党产的国民党,过去二十年间如果曾经关心年轻人在社会、政治、经济等课题的需求,以及社会上求改革、求进步的声音,它就不会沦为今日国会的少数党。此时此刻的民进党,如果还以为可以随意操弄、解读民调,那么准备步上国民党同一条路吧。

    政党、政治人物爱用民调,因为存在着非常弹性、庞大的诠释空间。事实上,只要当权者不喜欢,再高的民调都可以被理解为「没有社会共识」,例如马英九执政时,内政部针对性交易做的民调中,83﹪的民众同意「政府设置专区管理」,但不敢负政治责任的政府,在府院党的运作下通过一个既罚娼又罚嫖的社维法;五五波的民调,竟然可以被游解释为「零共识」,那么阿扁总统大选2000年的票只有39%,也可以解释为「零共识」,而让他当选总统吗?

    ◎理性解读民众的同婚态度

    事实上,即便是五五波的格局,在台湾都不是均质的存在,各区域立委的选区也并非如游所讲的都是高度对立的态势。让我们用客观、理性、平稳的语调来呈现我们所知道的台湾民众态度。

    对比游盈隆以电访进行系统抽样[1]的调查结果,台湾社会变迁基本调查性别组2012年时曾经以面访方式调查台湾民众对同性婚姻的支持度,为避免各县市样本数过低导致标准误及信赖区间扩大,本文将台湾各县市编为六大区域,分别是:北北基、桃竹苗、中彰投、云嘉南、高屏以及宜花东。



    【台湾各地区对于同婚的支持比例,几乎都超过了五成】

    数据源:台湾社会变迁基本调查(2012)性别组

    首先,先以地图对各区域同性婚姻支持度分布,作鸟瞰式的观察,我们可以发现,北北基区域在同性婚姻的支持度为各区域之首,高达60.4%的北北基民众支持同性婚姻,即使在考虑抽样误差后,信赖区间仍明显高于五成五以上(95%信赖区间为:56.5%-64.2%)。接着,沿着西部往下,在桃竹苗、中彰投区域可以发现对同性婚姻的支持度虽有微幅下降,但支持度仍保持在五成以上。唯一跌破五成的是云嘉南地区,支持度仅有44.5%,在该区域中以台南市支持度最低。而高雄、屏东两县市支持比例则相当相似,整个高屏地区支持度为56.0%。而虽然地图上花东地区支持度亦有五成(恰好为50%),但由于该地区在调查中样本数仅有78人,因而标准误扩大,不宜进行推论。

    整体看来,各区域支持同性婚姻的受访者占居多数,且以台湾整体受访者对同性婚姻支持比例也有55%。由于分析中采用分类为支持、无特定立场、不支持三派意见,因此我们从另一个角度考察,明显表态不支持同性婚姻的比例为何呢?从调查数据可以得知,这个比例,与支持同性婚姻的比例,呈现相反的趋势。但值得一提的是,在台湾西部地区,不支持同性婚姻比例从最低的北北基(24.94%)到最高的云嘉南(42%),在考虑完信赖区间后,没有任何一个区域不同意比例跨过五成。亦即,台湾西部地区受访者并未有明显不支持同性婚姻的趋势[2]。



    【台湾西部地区受访者并未有明显不支持同性婚姻的趋势】

    ◎性别化的反同婚态度

    以上数据显示,台湾对同婚并未如游所呈现的那么高比例的反对。其次,游盈隆并没有告诉我们,为什么女性比男性较支持同性婚姻。笔者和王维邦[3]新近的研究恰恰可以回答这个问题。我们的研究也是以2012年社会变迁调查的资料为基础,同时检测国人对婚外性行为与同性性行为的性态度,结果显示,国人对这两种不同的非常规性实践(non-confirmingsexualpractices)态度,呈现显著的性别化现象。

    对婚外性行为而言,男性的支持度显著的高于女性,但对同性婚姻的支持度而言,女性支持度显著高于男性。我跟很多朋友谈了这个研究结果,大家都表示「一点也不意外啊」,因为「反正男人好色」、「这个社会本来就允许男人在外面搞七捻三」。我的朋友们其实只解释了异性恋父权社会中,性别阶层或男女不平等,如何让婚姻中的男性享有(外遇、一夜情、买春等)的性特权,但却没有解释为什么台湾男性比女性反对同性婚姻,而这也正是异性恋常规性(heteronormativity)得以持续的运作、维系自身于不坠的主要原因。

    如同女性主义者(Ingraham1994,2005;Jagose1996)所指出的,异性恋常规性的运作建立在三组二元对立的阶层划分之上:(1)在性别的层次,区别「真正的」男人与女人,其余都是性别偏差;(2)在性的层次,区分异性恋与同性恋,前者是「自然的」、「正常的」,后者「不自然」、「异常」;(3)在家庭组成上,区分「纯正的」(genius)家庭和「伪」家庭,前者系基于血缘、法律所保障的家庭,后者是由各种基于友谊、社群网络建立的家庭。

    分析上,这三组二元对立各有其不同的政治,但经验上,这三个不同范畴常呈现复杂的交织状态,例如「性」总是性别化的,表现为男人可以、女人不可以,意即异性恋男性相对于异性恋女人而言,享有性特权。此外,人们的性别认同和性实践紧密关联,因而我们经常不只是做男人、女人,而是做异性恋-男人、异性恋-女人;这也是人们经常以性别偏差(娘娘腔、男人婆)来嘲讽同性恋,或者藉由羞辱同性恋以图矫正他/她的性别。在此,异性恋男性的阳刚特质被奉为正典,而男同性恋者被贬抑为根本「不像个男人!」



    【男性政治人物享有各式各样异性恋情欲生活,但对同性恋人权保障则嗤之以鼻】

    美国同性恋支持度的研究也显示,异性恋男性因为较抱持传统性别角色的关系,而显著的较反对同性恋,意即异性恋男性相对于同性恋男人而言,他不仅在性的面向上占居支配者的位置,也是「男人」正典;同时为捍卫「真男人」本色,常不惜攻击、诋毁同性恋者。从而,异性恋男性在性这件事上,他经常是双重既得利益者,对比于同性恋是优势者,在异性恋体制内也是个优势性别。也无怪乎,不乏男性政治人物,一方面享有各式各样(外遇、一夜情等)的异性恋情欲生活,但对同性恋人权保障则嗤之以鼻。

    ◎性公民权,要保障,不要表决

    民调固然可以做为施政的参考,但当我们面对的是基本人权的问题时,它就不是一个好的左证基础。英国社会学家KenPlummer(2003)在亲密公民权一书中指出,从妇运、同运的反压迫斗争显示,做为性与亲密主体的个人,必须将其私领域中的性或情欲实践拿来公领域中论述,才能当个真正的公民。DianeRichardson(2000)也提示了,要让所有公民不因为性倾向、性实践受到歧视,那么社会必须正视性公民权的保障,而性公民权(sexualcitizenship)至少包括三个不同层次的权利:1)性行为、性实践被认可的权利,不会因为某些性行为而被处罚;2)主张性认同的权利,意即可以宣称我是同志、我是双性恋等的权利;3)确保这些不同的性实践者的亲密关系可以被社会认可、被法律保障的权利。

    过去几年来由伴侣盟提出的多元成家法案,迄至今日的同婚运动,正是亲密主体在公领域积极争取性与亲密公民权的具体实践。同婚修法其实是长期来遭受异性恋体制迫害的性异议份子起而争取结婚、形成家庭权利的社会改革运动,但在激情与偏见的运作下,却出现严重的性/别反挫;这包括长期从事司法改革、人权保障的林永颂律师都说出支持同婚等同于支持「同性恋霸权」这种反智的话,而在静宜大学执教的柯志明,甚至一并埋葬了妇运过往三十年来好不容易争取到的性别平等。我们想提醒的是,同志今天争取的并不是特权,也不是施舍,而是人身为人应该享有的性与亲密公民权,以及缔结婚姻让同志社群享有基本形成家庭的权利。虽然,在晚婚、不婚的台湾,不乏异性恋者对婚姻避之唯恐不急,但是对想进入婚姻的人,人人在宪法之前一律平等。权利,不是可以用民调、数数儿可以决定的事。

    今天立法院集结上万人争取「要修民法、不要专法」的活动,显见柯建铭想用专法,把「蟑螂」关厕所的歧视性修法路线,引起众多支持同婚修法公民的愤怒。专法的歧视性,这里我们举例来解释。南非的婚姻制度就是一个在性/别、种族政治角力下,形成不同人适用不同婚姻制度的专法,这也使得它成为全球第一个同时让同性婚姻合法化,但另方面却也让一夫多妻制可以合法化的国家。JudithStacy(2011)在「脱钩」(Unhitched)[也可参见吴嘉苓(2015)的精彩书评]这本书中,详细地介绍了南非这个看起来非常吊诡的婚姻制度。

    ◎「隔离政策」千万不要重新开张

    1996年南非新宪法规定,国家不得基于「种族、性别、性、怀孕、婚姻状态、族群或社会根源、肤色、性倾向、年龄、失能、宗教、良知、信仰、文化、语言和出生」而行直接或间接歧视以来,开启了一连串的婚姻变革。首先1998年《认可传统婚姻法》延着种族的界线,确立了黑人传统部族可以继续维持一夫多妻的文化传统,但只限于黑人。但在南非女性主义社群的施压下,要娶第二个妻子的男性,必须经过大老婆的同意。这个一夫多妻制因而是个夹杂着性别与种族政治的妥协结果。传统部落并不高兴,因为要大老婆同意本身已经削弱了男性的权力。进步的女性主义也不高兴,因为只有一夫多妻没有一妻多夫,标示者男性权力的持续。

    另方面,1998年南非宪法法庭废止鸡奸罪(sodomylaw),2005年宪法法庭判决同性伴侣应享有平等婚姻权,并应于次年生效,但来年出现的新法却又沿着异性恋与同性恋的界线建立两套不同的制度。同性恋在南非向来被看成是西方/白人殖民者堕落的表征,因而在修法过程中也没有被平等的对待,于是异性恋适用《婚姻法》(MarriageAct),而同性恋者则如下图漫画家的讽刺画一样,开个小门,给他们一个专法:民事结合法(TheCivilUnionAct)。平等,意味着抹除人与人之间的所有差异,不论你的性别、阶级、族群、年龄、党派、性倾向、身心障碍与否等等,都应给予平等对待,但专法则是给你一个关上门的厕所(双关语:inthecloset,无法出柜),让主流社会可以眼不见为净,也维持着「他们」永远无法与「我们」相提并论的阶层关系。而且,这个关门的厕所意味着,只有异性恋者配得上图左边教堂广开大门的「婚姻」这两个字。



    【南非对同志婚姻另立专法,被嘲笑是隔离政策再度盛大开张】

    我们想再提醒大家的是,婚姻、家庭都是历史、文化与社会的产物,和其它社会体制相比并没有比较神圣,也没有特别崇高。很多的异性恋婚姻都是有条件的、经济的结合,而不见得是基于爱情;事实上,人们基于爱情、自由恋爱而结婚是19世纪以来的产物(Seidman1991)。云南摩梭族更是个突显「婚姻」是社会建构,而不是普世自然现象的好例子。在摩梭族里,性就是完全与婚姻、家庭脱钩。汉人社会常说这是个「走婚」的社会,但事实上,他们根本不存在婚姻的概念。性,发生在年轻男女之间,但女人不必因为跟某个男性发生了性关系而必须「嫁」给他,成为别人家的媳妇,或担心从此不是「处女」,失去在婚姻市场中的位置。性,因而也不会被夸大为特别重要、特别珍贵、或特别令人必须感到羞耻、恶心的事,而一辈子都没有和女人发生性关系的男性也为数不少(周华山2001)。在这样的社会中,自然也不会存在着同性恋歧视。各种歧视、偏见都是有社会、历史脉络的,它绝不只是「天生」、「自然」、「正常」就可以解释的。

    --

    谢词:作者感谢中山大学王宏仁与东海大学王维邦教授阅读初稿、给予意见。唯作者自负文责。

    --小编注:此文发表后,热烈回响,台大吴嘉苓老师提供了另外一个见解,来解读民调数据。她说:除了解读民调结果与抽样方法之外,也许还值得稍微看一下,这些民调问题是怎么问的,有没有引导性。

    中研院2015年的社会变迁调查,是这样问的:「同性恋的人应有彼此结婚的权利」,同意54.3%(非常同意8%+同意46.2%),远高于不同意37.1%(非常不同意12%+不同意25.2%)。其他的是无意见(5.3%),不知道(3.3%)。

    今天的国民党民调,「51.7%赞成修改法律让同性恋也可以结婚,43.3%不赞成」,其实还是赞成居多。但是另外有问专法或改民法,这点可能不见得民众可以马上清楚回答。以下这些题目就非常误导民众,甚至问卷的陈述就是错的(像是这些亲属称呼其实并不会消失,而同志透过生殖科技也可以生小孩)。「在同性婚姻讨论中,有人说社会伦理中男女、夫妻、父母等两性称呼将消失,与社会传统人伦观念不同」,54.2%不能接受这种改变,39.6%可以接受。

    问到「从社会繁衍角度来看,男女婚姻可以繁衍下一代对国家有益具有公共利益,同性婚姻却没有这种功能,52.2%同意这种说法,40.1%不同意。」

    国民党民调请见(内有疑似画错的圆饼图):

    http://www.cna.com.tw/news/aipl/201611280152-1.aspx

    另一个是游盈隆的民意基金会调查,在问卷题目单面向提出「强烈反对」的社会意见,也可能提醒受访者特定方向的意见。问卷可以比较中立地说,有些民众表达支持,有些民众则持反对意见。例如「立法院最近积极推动『同性婚姻合法化』,引起部分社会人士强烈反对。(简单地说,就是『同性恋者,也能和一般男女一样结婚,并享有民法上相同的权利与义务)请问,您赞不赞成『同性婚姻合法化』?」这题目有一题两问的嫌疑,因为同时论了同性婚姻合法,与对「民法」的意见。这题的「赞成者46.3%、反对者45.4%」。

    民调基金会报导请见:http://newtalk.tw/news/view/2016-11-28/79513

    各位看官可以从这些民调的问题,看到好多研究方法的问题啊!

    --

    [1]由于近年来使用家户电话的比例逐渐减少,且年轻族群多在外地工作、就读大学及研究所,宿舍及租屋处很少设置家户电话,因此传统电访的样本代表性逐渐受到挑战。以本文吴秋园以前在电访中心工作的经验,通常有时间、愿意接受电访调查的受访者多是妇女、高年龄长者,且常常访问到一半便忙着要帮家人料理晚餐。且一般的市调公司常常不愿意公开抽样人口学变量、问卷叙述及源文件,使得对民调数据解读的弹性更大。

    [2]宜花东地区不支持比例为46%,但统计误差高达正负11个百分点,因此本文为求谨慎不进行推论。

    [3]Mei-HuaChenandWei-PangWang,‘HeteronormativityPrism:GenderedAttitudestowardExtramaritalSexandHomosexualityinTaiwan’,发表于「2013年台湾社会学会年会」,2013/11/30-12/01,台北:政治大学

    ==

    参考书目

    吴嘉苓,2015,看见亲密多样性:松绑情欲与家庭,台湾社会学刊,57:173-185。

    周华山,2001,无父无夫的国度?重女不轻男的母系摩梭。香港:香港同志研究社出版。

    Annamarie,Jagose,1996,QueerTheory:AnIntroduction,NewYork:NewYorkUniversityPress.

    Cheng,Y.A.Cheng,Wu,F.andAdamczyk,A.2016,“ChangingAttitudestowardHomosexualityinTaiwan,1995-2012”,ChineseSociologicalReview,48(4),317-349.

    Ingraham,Chrys,1994,TheHeterosexualImaginary:FeministSociologyandTheoriesofGender.

    –2005,ThinkingStraight:ThePower,Promise,andParadoxofHeterosexuality,NewYork:Routledge.

    Plummer,Ken,2003,IntimateCitizenship,Ontario:McGill-Queen’sUniversityPress.

    Richardson,Diane,2000,ConstructingSexualCitizenship:TheorizingSexualRights20(1):105-135.

    Stacey,Judith,2011,Unhitched,NewYorkandLondon:NewYorkUniversityPress.

    Seidman,Steven,1991,RomanticLongings:LoveinAmerica,1830-1980.NewYorkandLondon:RoutledgePress.

    (來源:巷子口社會學異性戀常規性下的民調政治:解讀老綠男)



    并且,游盈隆本人在被指出错误之后的反应,又有一篇文章:

    〈游盈隆教我们的玩民调心法〉

    叶高华、陈美华/中山大学社会学系

    不久之前,我们写了〈游盈隆民调「同婚零共识」的问题:兼论人权与共识〉、〈异性恋常规性下的民调政治:解读老绿男〉,指出游盈隆的民调有问题。当时我们以为他调查方法没学好。想不到他无意修正,很快就用同样方法再做一波民调。我们这才恍然大悟,他不是没学好,而是学得太好了,玩民调玩得炉火纯青。我们很快就从他身上学会玩弄民调的终极奥义,并设计好接下来可以怎么玩。

    ◎大家来玩民调超级咖

    首先,我们会在民调中询问这样的题目:「最近游盈隆积极发布同性婚姻民调,引起部分社会人士强烈反对。请问,您赞不赞成游盈隆发布同性婚姻民调?」因为不久之前我才写过文章批评游盈隆的民调,因此「引起部分社会人士强烈反对」这句话绝对是陈述事实。许多对于游盈隆民调没有明确立场的人一听到「引起部分社会人士强烈反对」,就觉得这不太好吧。为了社会的和谐,还是反对好了。如果运气不错,我们可以得到正反两方接近的结果。此时我们就可以召开记者会,指出「台湾社会对于游盈隆发布民调的共识为零」、「游盈隆继续发布民调恐将撕裂社会」。



    【本来会放电的民调游卡丘,竟然进化成一戳就破的游卡蛇】

    数据源:http://d.share.photo.xuite.net/leelymay1212553/1d0b195/15385775/822508006_m.jpg

    透过媒体大量传播,许多原本还在观望的人听到「没有共识」、「撕裂社会」,就会觉得风向不对,还是不要赞成好了。此时,要赶快用同样问题再做一次民调,不赞成的人就会增加。然后我们又可以召开记者会,指出「反对游盈隆发布民调的声势大涨」。

    此外,在第二波民调中,我们还会加入这样的题目:「有人说:目前台湾社会对于游盈隆发布同性婚姻民调无共识,游盈隆实在不必急着一直发布民调。请问您同不同意这样的看法?」稍早之前我们才亲自召开记者会说过这样的话,因此「有人说」也是陈述事实。许多对于游盈隆民调没有明确立场的人一听到「无共识的事情不用急」,就会觉得蛮有道理的,可以同意。不意外的话,我们可以得到多数人同意的结果。于是我们就可以在记者会中宣布:「台湾社会对游盈隆不必急着发布民调的时机,有相当共识。」

    整体而言,游盈隆是透过误导式民调,一再假造、复制国人对同婚「无共识」的假象,混淆视听,继之反复的引用自己发布的民调,一方面形成阻碍同婚修法进程,另方面又可以做为生产下一次民调的基础。然而,中研院2015年社会变迁调查的数据已显示,精确回答支持同婚的全体民众已达59%,在游盈隆一再散发不实民调的情形下,日前连行政院长林全在面对监察院长张博雅询问院方态度时,竟也说「同婚必须要有社会共识」,全然无识于六成民意的支持。

    ◎民众不赏脸这种为「专法派」涂抹脂粉的玩法

    游盈隆这么会玩弄民调,但是他玩不过普遍的民心趋向。以他今天发布的三题同婚民调来看,第一题和第二题的结果就自相矛盾。第一题题干「沿用」上个月的诱导式题干:「立法院最近积极推动『同婚合法化』,引起部份社会人士强烈反对(简单地说:就是「同性恋者,也能和一般男女一样结婚,并享有民法上相同的权利与义务」),请问,您赞不赞成「同性婚姻合法化」?结果显示非常赞成和还算赞成的比例共37.8%,但不太赞成和一点也不赞成的比例为56%。在诱导题干的作用下,支持同婚的比例,被游稀释的越来越低。有趣的是,第二题关于立专法保障同性婚姻权益的民意反应却远超过支持同婚的比例。第二题题干是:「除了修改民法促成『同性婚姻合法化』的主张外,也有立委主张『不修改民法,另外制订专法,来保障同性婚姻的权益』,请问您赞不赞成?」亲爱的游老师,如果台湾民众支持同婚合法化的比例真的已经如你前面所说的降到37.8%,怎么第二题「立专法保障同性婚姻权益」回答非常赞成与还算赞成的人竟达45%,甚至比不太赞成和一点也不赞成的43.9%还多?

    此外,他自己说:「从0到100则代表各种不同程度的社会共识或分歧。曾有美国重量级的政治学者建议,社会共识的最低标准应该是66.6%,我也倾向赞成。换言之,社会上一个争议中的议题,如果赞成或反对双方都没有达到三分之二的多数,代表的是社会没有共识。」即使该调查没有作假,回答反对同婚的也才56%,不到66%,他本来说「无共识」的议题,怎么现在调查结果的解释却变成「民意逆转」,多数反对同婚了?

    我们认为第二题或许比较趋近一般民众对专法的看法,但这个题干也忽略了过去一个多月来各界对于「专法」究竟是不是歧视的辩论。游第二个题干明显预设了专法可以保障同性婚姻权益,若非暴露他对现有讨论一无所知,就是存心让民调为政治服务,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容我们再提醒大家,第一题明明是问同婚支持度,但调查报告的小标题却是「关于『同性婚姻民法化』的争议」,换言之,他把民众对同婚的支持度等同于同性婚姻民法化,这中间逻辑跳躣自不待言。同时合并看这两题,我们更了解游盈隆为什么硬要把同婚支持度操作的这么低,因为这样子就可以藉此为民进党早已定调的「专法派」拱抬行情。

    ◎保障人权的立法,没有最好的时刻,只有最艰困的时刻

    第三题一样是为执政党解套的题目,题干是:有人说「目前台湾社会对如何实现『同性婚姻合法化』无共识,立法院实在不必急着现在立法通过。」方法上的问题,以及「无共识」这种公然谎言我们不再重复,但是我们想说的是,通常当「立法时机」问题被提出来时,往往是某些人为了要阻挠立法,而不是为了促成立法。我们脑袋里随便就冒出一系列关于女权、人权、台湾民主化的各种法案:一系列的民法亲属编修法、性别工作平等法(被阻挡10年)、家庭暴力防制法、性骚扰防法、公投法等等不一而足。这些法案在推动时,几乎都被当时立法院多数党国民党视为破坏家庭和谐、妨碍男女正常互动、阻碍经济发展、甚而动摇国本等无限上纲的恶法,并以各种理由拖延立法。现在回头来看,当时被看成造成社会不安的立法,充其量是落实宪法对基本人权的保障与维护。

    保障人民权益的法案,永远没有最佳的立法时机,反而每个立法过程的时间点都是伸张人权的艰困时刻。执政者应勇于任事,承担责任,不该操弄民调,给自己借口。

    (來源:巷子口社會學游盈隆教我們的玩民調心法)





    我绝对不是说台湾并没有人反对这件事,事实上我也清楚反对的声浪。

    但是当我们去讨论谁赞同谁反对的时候,所谓的民调是如何产生,我相信应该要有公信力。

    另外,观察的网站起码也必须是一些调查公认台湾较多人观看的媒体、网站,而不是一些特定立场的网站(假设我要观察对两岸的想法,中国时报和自由时报绝对被我排除的),如此我想才更符合知乎的精神。


    如果让我来回答的话,我个人会认为,基本人权确实应该受到保障,而不是完全就是民意多寡的问题(当然我承认绝对会受到影响),这一次,只是将他们应有的权利还给他们,而不是赐与他们。能够有这么一天,是无数人付出了汗水与眼泪,牺牲自己的时间甚至有人付出了性命,而走到了这一天,但是,这并不代表着台湾的性别平等就此止步,我们仍然可以在社会之中看到许多的性别问题、性别歧视,性别平等也一直受到挑战,仍然要继续努力下去,为更少人的受害。

    还有,如果想了解台湾过去同志处境的,可以读一下白先勇的《孽子》,可以知道这30、40年左右的路,真的很辛苦。

  • 全影网友  2018-10-28

    非精英阶层同性恋在大陆就该被拉去结婚?

    平权的意义在于,就算你是个废材,你的性取向也应该被尊重。


    最近台湾在朋友圈里挺热闹的。


    印象比较深的是:

    一个前女友去年结婚的T说:大陆雾霾太大,我什么都看不见。

    还有就是一个高学历高智商家境也不错的les说:你不能成为精英,没资格做同性恋,活该嫁男人。


    她和她对象的家人都已经接受她们了。她本人从来不关注任何同性恋平权信息。


    因为她表示她和女朋友确定出国,这些事于她们无关。


    她说:“国内不可能,唯一出路就是出国,你不能成为精英,没资格做同性恋,活该嫁男人。”



    在中国大部les是非常非常的普通人,有些人一辈子都生活在小城市,奔波于生活,周围一堆喊你妥协的三姑六婆。


    在中国,每个同性恋都像一只只不由自主的落水狗,被抛在命运的汪洋里。有些人天赋异禀善于游泳,侥幸遇到汪洋里的小岛,上了岸。然而大部人最终葬身大海。


    有资格上岸的人,站在干岸上嘲笑一群深陷淤泥的人,而不是拉他们一把。



    平权的意义在于,就算你是个废材,你的性取向也应该被尊重。


    一直不懂所谓精英什么想法,你家里支持,你就不怕遇上一个家里特别封建的女朋友,你还爱她爱得要死。


    “我对你付出的青春这么多年,换来了一句谢谢你的成全”


    你是想说多少个不后悔的成全?



    作为一个同性恋太孤独了,你一个人必须靠自己往前冲。




    你不敢一脚踩空,因为脚下也许就是悬崖,你不敢大声呼救,因为也许这样会引来猛兽,你必须保持沉默的往前冲。

    很多曾经一起追风的热血少年都朽了,

    今年和几个高中认识的les姐姐吃饭了。
    她们大多“掰直”自己去结婚了,席间她们嘲笑曾经的自己,嘲笑自己无知幼稚。


    “当时的我居然还认为我可以挣脱世俗的束缚?”


    她们说要给我介绍男朋友,女生可以搞几年同性恋,但是还是要结婚。


    当初她们不是这样的,那次聚会明明是为了回忆青春。

    结果感觉就像是一块肿胀肥腻红烧肉,难以下咽。




    你心底若也有绝不跪地求饶的倔强分子。

    我们能互相拍拍肩膀说,不用害怕,我们还有彼此,只要努力就会越来越好的么?

    我们都不是能够扭转乾坤的救世英雄,

    只是想成为勇往直前,为了理想信念,无所畏惧的自己。


    也许就因为每一个渺小的你,渺小的我。
    可以把分崩离析的世界,一点一点把它拼凑回来。






    我昨晚跨年又跟我爸吵了一架。我挺讨厌不孝顺的自己,但是我真的忍受不了。







    我跑去江边放烟火,虽然风大一直都点不燃。
    被风吹过之后,愿我们大家都可以要变成了更坚强一点儿的人。

    最后祝大家新年快乐吧,少女不惧岁月长。






    愿你我都可以不畏流血不惧流言不停奋力奔跑下去


    一篇旧文:

    https://zhuanlan.zhihu.com/p/24369307


    愿我所有的坚持都没有错,因为我真的不想你这辈子都烂在柜子里!

  • 全影网友  2018-10-27

    我并不太爱关注此类问题,回答这个问题只是想说大家还是不要过分悲观。
    我以自己作为例子,以前我是一个激烈的反同者,如今已经是一个支持者了。
    改变我的就是知乎。
    中国舆论生态的包容性、开放性并不是很差,而且是越来越趋好的。与其他地方相比特殊的地方是,很多事情,通常不会摆到台面上,而是在水面之下的暗流涌动中,逐步水到渠成。
    前一两年的舆论生态,还是歧同恐同反同大行其道,如今已经越来越多人放下了自己的偏见,对LGBTQ抱有更多的理解和包容,而在此期间,并没有相关的重大事件引起全国范围的震动,然而就这么较为平静地改变了,个人也是深感意外。
    风车转动是需要风的,平静的风并不是没有力量,有时候反而是大风,搞不好把风车掀翻了。
    以前我是个坚决的反同者,同性恋作为一个我从没听说的概念,一开始就是不愿意接受的,但是作为一个科学主义者,总该要找到科学的理由,不能随便的接受或不接受啊。
    异性之间才会相互喜欢,这是以荷尔蒙做基础的,同性恋肯定是受到异性伤害的心理阴影。异性相爱才能繁殖,才能种族延续,如果同性恋是正常的,那人类不是要灭绝吗?就算有同性恋,也被选择淘汰了,怎么可能还有同性恋?必然是心理疾病。
    我在知乎上表达这种观点的时候,有位知友出来说话了。
    我不知道ta是不是一位同志。
    ta说,同性恋其实是比较普遍的生物现象,在很多物种上都有存在,大约占比5%左右,而且并非是对繁殖不利的,由于自己不会生孩子,于是会照顾其家族兄弟姐妹的孩子,这样ta们的后代会更容易存活,整个家族的基因也将更好地延续下去。
    ta和我明确的指出,同性恋不是一种精神疾病。
    我明白,对于同性恋现象,ta的这种说法是更为科学的,如果同性恋是病的话,怎么这么多人,即使无数人反对也要反抗到底?解释不通。
    自从接触这个观点之后,我对同性恋就不再抱有愤怒与歧视。每个人都是不一样的的,面对不同的人事物,正视他们的存在是起码的尊重。
    然后还看到,很多的同性恋者,面对世俗观念的无力和痛苦,我感觉自己的执念,就是在伤害他人。
    无论出于感性或是理性的选择,我都慢慢选择支持同志平权。
    知乎,与世界分享你的见解。其实上知乎,只是的增长并没有我平时学到的多,很多人调侃就是个厕所读物。知乎对我最重要的一点,是看待人事物的方式,是探讨的方式,是两个字——尊重。
    尊重每个人的个性,尊重每个人的权利,尊重每个人的努力,尊重每个人的生活方式,尊重每个人的知识。
    有时候也需要去批驳,但是一个人只要没有害人,没有对世界造成不良影响,那么他要做什么,便是他的自由。
    每个人的性取向可能也如同人的性格一样,并不是只有一种方向。我们可能不喜欢某类个性的人,但是我们没有理由指责他们。他们也许和我们做不成朋友,但是这并不代表我们有资格对人怀有恶意。对于与自己性取向不同的人,也应该秉持这种态度。
    因为人人平等。

  • 全影网友  2018-10-26

    据说同性恋群体稳定的占到人群中的3-5%,不会因时代变化而显著增多。

    们的文化中总讲究“天道循环,报应不爽”,今天你欺负这种人,明天你就变成这种人。国外呢,也有“无知之幕”的说法,说如果你抛弃了自己目前拥有的各种条件去思考公共政策,最后得出的一定是有利于弱势群体的结论。

    那么,这些都是假设你可能会变成你不喜欢的,你欺负的那种人的前提之下的。你有钱,有房子,可能会因为变故变得没有钱,没有房子;你清清白白,可能被人诬陷入狱;你安家多年,可能被人强拆;你守贞如玉,可能被人强奸;你身体健康,可能被传染乙肝或者艾滋病;你耳聪目明,眼睛可能被人捅瞎;你衣食无忧,可能失去工作;你单身贵族,可能被强制配种。

    但是,你的性取向是无法改变的,除非你换了基因;你的肤色是无法改变的,除非你植皮;你的面容是无法改变的,除非你整容。你也不太可能突然变成唐氏综合症,多动症或者其他遗传疾病的样子。

    总有些痛,有些人经历了就经历一辈子,另一些人则一辈子都无法与之感同身受。那么,这两拨人就可能永远无法达到有效意义上的互相理解了。

    那么,怎么说服可能永远无法真正理解你的人呢?

    这个问题我不知道解法,只好留给后来人解决了。这就是我看到很多跳着脚反对同性婚姻的言论的时候,作为一个直男的内心感受。

  • 全影网友  2018-10-25

    我第一反应是:“飘扬彩虹旗,民国荣光,锦绣河山普照”。我本人的立场是无所谓支持或反对的,但我尊重个人选择。

    平权立法这事儿,从需求性角度讲,同志婚姻立法平权的潜台词是以前不平权,以至于需要立法来解决。根属性角度讲,这是社会道德认知的结构问题,无论承认与否,都在一定程度上把同性恋者看做异类,进而得出他们需要特殊照顾或对待的结论。设使一完全平权之社会,立法上完全可以将婚姻定义为“两自然人”的行为,而无需强调性别。

    此外,岛内对同志平权的反对声浪也不可小视,以后的走向也未可知。我这段时间听到不少人骂这事儿了,岛内社会意见不一,个人认为这时候立法反而激化矛盾。所以还是那位长者说得好:我什么都不说,这是坠吼的……

    我所在学校的FB靠北版(类似于吐槽墙)上骂的声音也不少,我截个图。



    蔡英文倒是第一时间发了fb,包括之前whoneedstw那事儿她也发了fb,可谓推特交邦国,fb理内政。然而近一个月她fb下评论都是这个画风——

    不知道菜菜子本人怎么想,可能她也很绝望吧。


  • 全影网友  2018-10-24

    以前微博上一遇到同性恋的新闻下面评论全是污言秽语,如今

    偶有一个
    真的还蛮感动的。
    对,就是感动。

全影结婚网: